logo.png

郭青钊:研究性学习,让我明晰了理想的内涵

研究性学习让我明晰了理想的内涵

|上海市吴淞中学学生  郭青钊

记得小时候,当我说到“我的理想是做科学家”,父母老师的脸上就会露出欣慰的笑容,但是他们马上又会说一句:你现在的理想,就是好好读书,考个好大学、好专业!于是,我似乎成了一个“有理想”的人,但是什么叫做好大学、好专业,这个“好”对我而言是模糊的,至于“理想”,似乎就更模糊了!

当我进入了吴淞中学在研究性学习的基地——道尔顿工坊里,我接触到了真正的科学家。在我们的院士导航站里,像王思院士、王威琪院士徐博明研究员等还有好多大学教授们经常会来到同学们的身边他们和蔼可亲穿着打扮都是这样的朴素就像邻家的爷爷。他们给我们讲他们的中学时代,在学校的兴趣小组,自己培养猴头菇,自己拆装半导体,自己搞土质研究……中学的研究经历让他们奠定了人生的专业志趣,提升了思维品质,充实了理想的内涵。

这给我的启迪非常大,理想与追求不是一句空话,我要思考的是,我对什么感兴趣,我能够做什么,我可以做成什么,我应该成为一个怎样的人?学会认识自己,发现自己的兴趣与潜质,并为之而努力,理想的光芒就能够真正投射到我的人生里,成为现实的存在。

在道尔顿工坊的研究性课程中,我找到了这个理想的基点。当马老师启发我们去发现身边的研究点时,我突然想到了自己一直以来的一个好奇点,那就是贝尔格里尔斯的《荒野生存》。他在没有淡水的海滩上自制了一个蒸馏器,拯救了自己的生命。这究竟是一套怎样的装置呢?于是我开始了研究。在马老师的指导下,我剖析了贝尔格里尔斯这套装置的原理,但同时我发现,这套装置的海水淡化能力其实是很弱的,而我可以用另一个方法去优化它,那就是菲尼尔透镜——目前为止聚光能力最强的透镜,焦点聚焦太阳光时温度可达到1000摄氏度,而焦点外的位置温度则几乎不变。于是我同伙伴们开始了多次实验和数据采集,形成了《利用菲涅尔透镜淡化海水》创意类课题。

从这个课题开始,海水、生态、宇宙分布就成为了我特别感兴趣的研究领域。老师说,研究的本质就是“大胆质疑,小心求证”,所以我会自觉不自觉地去发现一些问题。

我非常庆幸高中有研究型课程,更庆幸我们吴淞中学有给我们专门配备的校内外导师,专门的研究场地,还有专门的研究时间。一周有2个下午的时间,我们可以自由自在地在道尔顿工坊里搞自己的研究。说老实话,道尔顿工坊里有时候味道不大好闻,因为有很多东西与我们共处,比如说发了酵的烂苹果,上百只的小白鼠,水生植物无土栽培的有机肥料……但这里是我们这些“有理想的人”的乐园。

道尔顿工坊里还有无线WIFI,每个实验室都有电脑,我们可以自由上网查询资料。特别是现在有了MOOR平台后我们感觉得到了一个宝藏MOOR平台上资源非常丰富有微课视频有文献资料有方法指导有操作演示,而且这些都是为我们中学生开展研究量身定制的,所以我与我的伙伴们都非常喜欢用这个新工具,它是我们在虚拟空间里的老师。

我花了很多时间搞研究,还在寒暑假参加学校组织的研究性学习冬令营和夏令营,我的父母并不反对我,而且很支持我,我猜想最直接的原因大概是我基础型课程的学习成绩不仅没有受影响反而有了提高。其实,这并不稀奇,因为研究性学习不仅培养了我的学习能力优化了思维品质,丰富了学习方法,更培养了我主动学习主动思考的态度和习惯;更重要的原因是,我已经成为了一个有理想的人

这就是研究性学习给我带来的改变在我们学校的道尔顿工坊我并不属于优秀的那一列,但通过这些研究的经历,我找到了一个潜在的自己。我们发现,学术研究并不遥远,每一个人对科学或人文的研究,对祖国的发展,甚至对整个世界、对人类文明发展,都可以做出贡献。